盒子
盒子

从前慢

不记得什么时候看过《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》,又或者是没看过?记忆中依稀有这样的情节:两个人互相写信写了许久却一直没有见面。

周六正巧去了西西弗书店,想着买一本小书,能在任何时候翻阅几页,本来想买《给忙碌者看的天体物理学》,对于浩瀚的宇宙,从小学就开始充满好奇,常常去书店看关于宇宙、太阳系的科普书,完了找小伙伴吹嘘,“你知道太阳系最大的星球是哪个吗?”,“诶你知道黑洞吗?”,“是的,我也相信外星人”。由于不能拆书,我对这本书有期待,逛了两圈后,看到推荐书架上这本书,还是开封的,赶忙去翻一翻,结果是让我失望的,不但没有精美的插图,讲述也略微生硬,兴趣骤减。

于是,《查令十字街84号》成了我的“囊中之物”,满心欢喜地走了。在回家的地铁上,再加上两个小时的睡前时间就读完了这本小书。

全书描述了落魄纽约女作家和英国古书店找书人的故事,20年的书信来往,书籍和礼物的传递,饱含情谊。大多数时候围绕着找书来开展线索,前面大部分的书籍成了现在爱书人的“圣经”。在那个小说时代,女作家不随大流,对自己的喜爱坚定不移。书店主的优雅绅士,对女作家的诉求铭记于心。在最后,由于生活的窘迫,他们也没能如约见面。

书店里几个老员工一个一个的相继去世,最后也没能等来海莲。

我们都还健在,可不是吗。

20年,弗兰克因病去世了,书信才停止了来往。

如果你们刚好路过查令十字街84号,请代我献上一吻,我亏欠它良多···

这里是全书最让我感动的地方。二十年缘悭一面,相隔万里莫逆于心。人生有一知己,便不再活得像一座孤岛吧。

我们活在一个诡异的世界,这么漂亮,又能终生厮守的书,只须花相当于看场电影的代价就能拥有。

关于读书,我有轻微的藏书癖,即使是生日礼物,相比昂贵的电子产品、包装精美的巧克力、又抑或是酷炫的自行车,我更愿意收到书。无论是丹布朗的《数字城堡》,还是纳兰性德的《人生若只如初见》,我都照收不误,哈哈,我也算个伪爱书人吧。

在西西弗书店看书的时候,翻到一本海子的诗集,里面藏着一张有些泛黄的白色纸片,纸片上有几种不同笔迹的文字。在这本书上,这张纸就像一封信,感动着所有翻到这一页的爱书人。

有着一条街,它比整个世界还大。

有一种交流方式 —— 写信,它比任何其他形式都让人温暖。

请我喝一杯咖啡
扫一扫,支持funsoul
  • 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