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子
盒子

平凡一生,温暖纯良,不舍爱与自由

前夜终于读完了路遥先生的《平凡的世界》,在近一个月中,我每天都从中收获温暖。奇怪的是,我很想下手写点什么类似读后感的东西却不知从何着手,那种淡淡的感觉很妙。直到今天,心里想还是写点吧,趁热乎~

抛开时代背景谈社会状况是片面的,尤其是1975到1985年间,那个时代发生了什么不深入讨论了。在历史的长河中,有些东西伴随时间流逝,有些东西终将让人铭记。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在整个大环境流动中,如何顺着上升面前进,更值得我们深思吧。世事在不断的变化中,如果不想遭遇像田福堂、孙玉亭那样惨淡的晚年,在世事中寻找契机并拥有变革的勇气可能会拔得头筹。

孙玉厚是我在书中非常喜欢的角色之一,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。早年供弟弟孙玉亭上学,借钱给弟弟结婚,还把自己的房子给了弟弟。耕耘数十载,为了这个家(上有老,下有小)无怨无悔,终日殚精竭虑谋生活,他是千千万万平凡劳动者的代表。然而,最让人感动的是,他那颗始终慈祥的心:替大女儿忧愁、支持少安变革、为了少安的幸福,支持分家、在少安事业上升期,始终放不下心、支持少平出去闯荡,支持小女儿上大学。是的,他没有什么文化,为了这个家,他能做的微乎其微,但是,他是这个家真正的精神脊梁!从他的孩子们身上都能看到他的特质,固执、自尊、仁慈、善良、温暖与爱。

孙少安是最残忍的人,也是最有爱的人。我佩服他的果敢,对家庭的热爱大于他自身。青梅竹马不羡仙,跑马汉子狠斩缘(哎呀,这句子工整吗~)。润叶是少安的知音,少安也爱着润叶。由于家庭的差距,少安竟然残忍割断情丝,有一种爱叫做放手(啊呸)。他有自己信仰——家庭,他不愿让润叶也掉入这泥淖中。可是,润叶呢,唉~为了自己的大伯,这不,也学着少安,嫁给了一个不喜欢的人,罪孽啊~大清不是亡了吗,怎么还有政治婚姻啊~当然,到了后面,少安和润叶都过着幸福的生活,无论是少安与秀莲携手共度跌宕起伏的生活,还是润叶与向前凄厉悲壮的爱情,都让人敬佩。人生啊,爱情与现实是个永恒的主观题。

田福军是很多读者喜爱的角色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,穿越回来的人,注定要闹一番世事的人物啊。历史上,不乏有这样的英雄大家,他们总是先人一步,做出不平凡的事情,这本书《平凡的世界》中,说这个人是个bug也不为过,勇于变革,推陈出新,深谋远虑,还拥有一颗慈悲之心,救苦救难。这种人,不就是英雄吗。在田晓霞给孙少平借书时,我注意到《牛虻》这本书就是田福军买回来的,他的书架上有各种各样的书籍,田晓霞在他父亲的影响下,也是个英雄啊(这个后面详细说说)。

孙少平让我感动颇深,所以我决定放在最后来讲。孙少平作为全书的主角,从头到尾,我都找不到一个能用主角光环来概括的地方,可是谈到他,却拥有极其复杂的情感,那是一种捏在喉咙很不畅快的感觉。每当我以为主角该出场收拾一切、解决残局的时候,他竟然没有任何存在感!姐姐兰花的丈夫因为卖老鼠药被抓去批斗,他没有出现。哥哥的婚姻出现问题愁眉苦脸,他没有出现。读个高中,成绩竟然没有拔尖,相反理科非常差。读完书被迫回家务农,还是叔叔帮他成为村里的老师,当然,当老师期间也是平平无奇,没什么特别的。这是主角?后来,我终于明白,为什么这本书叫做《平凡的世界》,主角就是这么平凡的一个人,应该说,这世界就是这么平凡,哪有那么多英雄史诗,是啊,英雄看多了,没人关注普通人到底是怎么生活的。而作为普通人中,孙少平的一生,或许,这大抵就是作者想要给我们呈现的,所谓平凡。

孙少平在初中期间,无意中获读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这本书,自此之后,他有机会就去借书阅读,读书成为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极致到什么程度?后面在黄原做小工的时候,每天晚上一个人,身上顶着各种各样的伤痕,一根微弱的烛光,趴在四面无窗门的危房地面上,常常就是一整夜啊。他酷爱外国文学,即使没有去过很远的地方,但是他的精神已经漫游在世界各地。以前我把这种行为当作简单的“排斥外界的诱惑,一心只读圣贤书”。后来,我知道这是一种叫做“慎独”的精神状态。人生在一切诸如繁华、掌声、群体、沟通交流之后,长久陪伴你的是落寞和空虚。这时的你,需要的是慎独慎行来默默的应对,用微笑来善待生命,珍惜生命,享受生命,超越生命!在岁月的风霜雨雪中,去深刻地感受生命的醇厚绵长,让心境坦然,生命淡然!

孙少平的“苦难治疗”,超乎常人。他本可呆在舒适的家,和兄长一起变革,发展实业。然而,他却毅然决然地闯荡未知的世界,面对未知的生活。依靠自己的双手,从低做起。于他而言,这是生活。他不愿在既定的已知的道路中行走,他要走出自己的“道”。面对与田晓霞的关系,他早就有了最坏的结局,是啊,就像他的兄长一样的结局,家庭的差异性迫使他“低头”。他只能在劳动中治疗自己,麻痹自己。还有师傅的离世,最后是田晓霞的相继离别。生命中最重要的亲近的人纷纷远去对他的沉痛打击,他最多允许自己休息一会儿,然后就继续投入到无尽的劳动中去。这是属于孙少平的“苦难救赎”,唯有劳动,才能修建起最坚实的壳保护着他。唯有劳动,才能让他找到自己不平凡的内心。

孙少平和田晓霞的爱情,大抵是路遥先生心目中最高级的爱情的模样。两个人没有所谓的一见钟情,鸿沟般的社会地位差异,然而,这两个灵魂在一次次的交流中碰撞出火花。是啊,两个人过日子,维系在中间的那根线不就是“有话”吗?正如刘震云先生的《一句顶一万句》,两个人的生活,就是在“说话”啊。孙少平爱书,田晓霞把看过的书借来给他,两人一起交谈书中的内容。精神世界的碰撞带来的是灵魂的冲击,就像柏拉图式的恋爱,不需要言明就已经相知甚深。而让田晓霞真正动情的,可能是孙少平对于苦难的理解。田晓霞的认知中,还没有一个这样的人能让她如此新奇,甚至于崇拜?是啊,这不就是爱情最初始的状态吗——互相欣赏。这种欣赏超越社会阶级!超越认知!超越距离!这就是不平凡!大抵是这样的田晓霞过于完美,只能写死了(= =),坑啊!

在全部书中,我们看到的都是生活中种种的苦难,这是人生的心酸,在我们短促而又漫长的一生中,我们在苦苦地寻找人生的幸福。可幸福往往又与我们失之交臂。当我们为此而耗尽宝贵的青春年华,皱纹也悄悄地爬上了眼角的时候,我们或许才能稍稍懂得生活实际上意味着什么。后来我在别处看到了一句话,幸运,是生活对你心慈手软,苦难,才是它本来的面目。正如书中说的,生活应该包含更广阔的意义,而不在于我们实际得到了什么,关键在于我们的内心是否充实。面对苦难,更强大的精神世界或许更有用。而对于生活理想,应该像宗教一样充满虔诚与热情。

最后用《高晓松写给女儿》的信中的一句话来结尾

一生温暖纯良,不舍爱与自由

请我喝一杯咖啡
扫一扫,支持funsoul
  • 微信扫一扫